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ADM和InnovaFeed在昆虫蛋白方面达成合作协议,瞄准宠物食物市场

城农获悉——法国昆虫养殖初创公司InnovaFeed和世界四大粮商之一的ADM达成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昆虫蛋白生产方面进行深层合作。



总部在巴黎的InnovaFeed将向ADM的宠物食品部门供应黑水虻蛋白,以替代传统家畜蛋白产品,可显著降低碳足迹和土地需求并提供高质量营养。InnovaFeed在2020年时,宣布在ADM位于伊利诺伊州迪凯特的玉米加工厂旁边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昆虫农场”。该设施将生产6万吨昆虫蛋白质和2万吨油,用于宠物食品和牲畜饲料,此外还将生产40万吨化肥。

像黑水虻、黄粉虫和蟋蟀这些常见的饲养昆虫,比牛、猪和羊等传统牲畜生产可食用蛋白质的效率要高得多,并且还可以用作牲畜的饲料。而且,昆虫农场使用的土地比养牛场或养猪场要少得多,水也少得多,在不同环境中往往更具弹性。这意味着昆虫可以在各种条件下养殖,包括在室内;通常还可以用有机废物喂养,从而实现闭环可循环系统。

根据昆虫种类的不同,除了蛋白质外,它们还可以产出各种油、化学物和其他工业材料,甚至排泄物也可作为农业有机肥料出售。这些产品可以加工成粉末等形式,为食品制造商和第三方客户带来更多的灵活性。

这次ADM与InnovaFeed的合作似乎是昆虫蛋白领域迄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项目。除了全球知名的农业食品企业ADM,InnovaFeed也并非初来乍到的等闲之辈。在2020年全球新型农业系统类别融资排名中该公司位列第三,它当时从Creadev和淡马锡等机构投资者处获得了1.66亿美元。 此前,InnovaFeed还曾与四大粮商中的另一个巨头嘉吉合作开发过水产养殖和猪饲料。

作为对比,InnovaFeed的法国同行,专注于黄粉虫养殖的Ÿnsect尽管在去年年底与“超高端”美国宠物食品品牌Pure Simple True合作推出了第一款商业化产品,但是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达成任何高调的合作伙伴关系。英国剑桥的昆虫养殖公司Better Origin与英国的第四大连锁超市Morrisons联手,为Morrisons鸡蛋农场建立了黑水虻“迷你农场”,作为一种可持续的鸡饲料来源,而这些黑水虻将以来自超市的有机废物为食。

根据ADM的宠物食品部门负责人Jorge Martinez,宠物食品代表着价值1000亿美元的市场机会,并以每年4.5%的速度增长。根据一些行业计算,多达五分之一的肉类最终被喂给了我们的宠物;而动物养殖对环境的影响,有四分之一可以归因于宠物食品。

这意味着宠物市场是与畜牧业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以及其他负面影响的重要因素,而且其生产方式与供人类消费的肉类大致相同。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动物蛋白应该优先用于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而不是喂给人类的宠物朋友。好在,许多初创公司和企业正在转向更可持续的宠物食品替代品,包括植物蛋白、细胞培养肉和昆虫蛋白等,试图也为宠物提供其他的替代选择。

现在,宠物主人们越来越需要宠物与他们自己食用一样可持续和健康的产品,ADM与InnovaFeed的合作意味着昆虫蛋白将增强行业满足这类需求的能力。当我们在考量大规模创建一种新的、自然的与高效的可持续食品的工业模式时,要彻底改变传统农业做法,那么昆虫蛋白无疑是下一个准备规模化的替代蛋白。

去年的昆虫蛋白领域发展迅速,美国批准黑水虻可用于狗粮,而欧盟批准了在猪和家禽饲料中可使用昆虫成分。欧盟最近还决定将蟋蟀、黄粉虫和蚱蜢添加到适合人类食用的“新食品”名单中。这些政策变化无疑是对昆虫养殖的提振,然而市场与监管环境仍然不成熟,让该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消费者的接受度与教育是影响昆虫蛋白市场的最大因素。

数字孪生可成为农业食品科技产品快速迭代的工具

全球大流行加速了消费者饮食习惯与偏好的改变,就需要不同的产品设计和SKU。农业食品科技初创公司正在通过产品创新增加市场份额,而食品领域内的持续竞争给各种规模的品牌带来了快速迭代产品及工艺的压力。



一种新的技术工具正在出现,它可以帮助农业食品公司应对所有这些变化,并同时可以跟踪消费者需求和产品细节,为品牌在运营以及其供应链方面提供可行的见解。这个新的工具就是“数字孪生”。

数字孪生(Digital twin),或译作数字映射数字分身数位双生,指在信息化平台内模拟物理实体、流程或者系统,类似实体系统在信息化平台中的双胞胎。借助于数字孪生技术,可以在信息化平台上了解物理实体的状态,甚至可以对物理实体里面预定义的接口组件进行控制。

大名鼎鼎的IBM就致力于投资和开发数字孪生的应用场景,包括作为农业食品公司和制造商的软件。在IBM看来,数字孪生是旨在准确反映物理对象的虚拟模型。在大量数据的指导下,虚拟模型可以用来运行模拟和研究性能问题,并产生可能的改进方案。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开发有价值的见解,然后将这些见解应用到现实物理对象上。

随着消费者寻求更健康的食材和食物来源,让食品的透明度变得越来越重要。行业内一些品牌提供了生产条件的详细信息,减少碳足迹的计划,或者可持续的包装设计,作为购买其产品的理由。数字孪生可通过许多不同来源的消费者和市场反馈数据做出更深入的洞察分析,从而提高食品品牌的反应性,帮助他们重新制定食谱、工艺或产品设计,以应对市场信号。

在2020年第15届全球农场到市场年度会议上,美国第十大私人控股公司C&S Wholesale Grocers的首席执行官Mike Duffy就指出,大流行清楚地表明,技术将在高效和灵活的供应链中发挥关键作用。所以,如何加强与所有供应链伙伴的合作非常重要。或者,如何实现更好的连接、预测和更快的决策?对于产品来说,农业食品行业供应链一直以来缺乏可视性,从产品需求到生产决策之间存在严重脱节,造成巨大的原材料浪费和财物损失。如何缩短生产周期,使生产商更好地响应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从而不会出现过时或过剩的库存?数字孪生或许就是答案,能够提供可操作的、特定于产品的信息,以响应消费者或供应链合作伙伴不断变化的需求。

许多领先的农业食品公司,以及正在崛起的初创公司,正在建立一个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的综合响应系统,为供应商和最终客户搭建框架。数字孪生可以根据来自零售、食品服务或消费者调查的反馈来做出估计和修改,再结合一系列信息和基准性能,以确定潜在的商业机会。这允许农业食品公司获得生产产品或做出修正决策的洞察力。例如,它可模拟原材料或包装变化的影响,而这类因素可能会看到市场偏好的改变。作为农业食品公司支持功能的一部分,数字孪生能够更准确地利用现实世界的供应链和运营信息来验证新产品的制造与生产。

西门子的Simcenter数字孪生软件与生产周期管理技术相结合,依赖于持续的数据反馈,以支持生产线的测试和迭代,从与源头合作伙伴的供应链物流到食品零售或食品服务。数字孪生中的模拟有助于通过内部测试来验证原型产品,与物理实体相比,虚拟的失败成本要低得多。例如,英国初创公司TrakRap与西门子数字孪生软件合作,以降低修改包装等运营成本,而数字孪生软件的透明性可建立起整个农食价值链的信任。

对于自动化领军企业西门子来说,数字孪生软件帮助食品行业变得更加灵活,及时使用信息来推动持续创新。实体和数字相结合,通过更新流程实现产品的持续改进。作为制造业创新和运营设计的领导者,西门子正支持农业食品品牌应对市场环境变化,加速对点生产并确保快速响应。

Twinthread等新公司使用数字孪生应用程序,为中小型食品公司建模,更容易获得对工厂优化生产的洞察力。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Twinthread通过节省运营成本,如更高的能效和质量控制,为农食行业提供快速价值。

Twinthread、IBM和西门子等公司正在支持一场农业食品的技术革命,数字孪生在供应链和产品管理中都是端到端的应用工具,具备快速反应和及时的改进能力。也许有一天它可能会预测到大流行的影响,或者是与气候、社会、贸易和地缘政治相关的因素,对食品开发和创新产生影响。数字孪生将设计思维付诸实践,形成以消费者和市场为中心的创新生态系统,从而有助于消除农业食品行业中需求信号和生产反应之间的鸿沟。

Greenlight_Biosciences完成SPAC上市交易,开发世界首个双链RNA种子处理技术

城农获悉——生物科技公司Greenlight Biosciences开发用于农业和人类健康的RNA产品,在昨天完成了与纳斯达克的SPAC公司Environmental Impact Acquisition Corp.的合并,收盘上涨5%。最近,该公司还将探索开发基于RNA技术的种子处理,以控制作物病害。



据悉,通过SPAC合并交易,Greenlight Biosciences获得1.24亿美元的新资金,公司估值达到12亿美元。昨日,该股开盘报每股8.53美元,收盘上涨5%,至9.26美元。股票代码为“GRNA”。

自2020年初首批几家农业食品科技公司宣布SPAC以来,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事情。美国温室运营商AppHarvest在纳斯达克与Novus Capital合并后,其股价曾大幅上涨3倍,至35美元高位;但在其大幅下调收入目标后暴跌,如今却只有3美元,可谓惨淡。

美国垂直农业公司AeroFarms和SPAC公司Spring Valley在去年10月份终止了价值12亿美元的合并交易,认为尚不符合股东的最佳利益。

卫星成像公司Planet Labs在去年12月8日合并上市后的一个月里,其股价暴跌了46%,而设施农业公司Local Bounti和作物育种科技公司Benson Hill的股价也出现了下跌,尽管一些评论认为这一趋势有点像是一种调整,似乎农业食品版块的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回调。SPAC合并上市为农业科技公司提供了更大的融资渠道,也为其投资者提供了不错的退出机制,但这些公司必须在营收上体现出价值,否则公司股价将承受巨大压力。

另外,Greenlight Biosciences最近和种子处理技术的领先者Germains Seed Technology达成一项研究合作协议,共同探索开发基于双链RNA技术的商业化种子处理,以控制作物病害,为农民提供创新解决方案。

两家公司将探索Germains的种子引发和包衣技术与Greenlight Biosciences的dsRNA技术之间的协同效应。2021年10月,Greenlight Biosciences首次利用双链RNA实现了对真菌病原体的有效田间控制。

如今,农民和农业公司都在寻找有效、负担得起和可持续的作物保护方案,特别是在环境和市场压力持续增加的情况下。通过与Germains Seed Technology的合作,双方可为双链RNA开发潜在的应用,以应对在田间的挑战,推动该行业向前发展。

Germains Seed Technology在过去几年已经推出了几种新型种子处理技术,致力于解决种子传播和土壤传播的病原体问题,每年都会导致作物大幅损失。Greenlight Biosciences的技术是对Germains Seed Technology品牌产品的补充。

快速增长的种子处理市场价值约65亿美元,估计每年增长10%至12%。如果成功,这一合作伙伴关系将标志着Greenlight Biosciences产品组合中的农业成分的重要性,也将增加Germains Seed Technology的创新种子处理解决方案。

2022年,Greenlight Biosciences预计其用于控制土豆甲虫的RNA产品将获得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并打算向美国环境保护局提交针对蜜蜂健康的解决方案。该公司有七种正在开发的农业产品,目标市场规模为60亿美元,计划在2026年之前推出。

美国首个“城市农业联邦咨询委员会”,细胞培养肉类及其他未来食品技术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城农获悉——随着中国将细胞培养肉和其他未来食品技术纳入第14个五年计划中,引发了广泛关注,随即美国农业部任命有史以来第一个“城市农业联邦咨询委员会”,并有前国防部官员指出细胞培养肉类等未来食品科技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一月初,在中国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印发的《“十四五”全国农业农村科技发展规划》中,细胞培养肉类和细胞农业技术被确定为研发投资的重点,是中国最高级别经济发展指导方针中首次专门提到替代蛋白。

“未来食品”作为前沿和跨学科技术之一,成为了“十四五”规划下的农业政策目标。这包括了突破合成生物技术,构建高效细胞工厂和人工合成生物体系,布局前沿与交叉融合技术,发展未来食品制造。研究细胞培养肉、合成蛋奶油、功能重组蛋白等营养型食品的培养和制造技术。

中国的阶段性五年计划代表着最高水平的社会经济决策,设定了国家长期经济发展目标。考虑到中国经济和消费基础的规模,将细胞培养肉纳入中国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标志着细胞农业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也许暗示着细胞培养肉类符合中国国家利益,反过来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研究投入。

中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蛋类和肉类消费国,而这一政策可能会加快中国对细胞培养肉类的监管时间表。简而言之,这恐怕是替代蛋白史上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并引起国际食品科技行业的广泛关注。

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助理国务卿帮办Matt Spence在一次CES研讨会上的发言,食品科技是国家安全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食品创新对新兴经济体也至关重要,所以大力发展未来食品技术的举动并不令人意外。在其离开国务院近7年后,美国仍没有关于建设未来食品的全面计划。美国政府中负责食品监管和政策的部门在推动未来食品的事情上相对零散,似乎没有真正的战略。

然而,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美国农业部最近的一项举措突显了其对未来食品生产技术的日益关注:该机构首次为细胞培养肉的研发提供资金,向塔夫茨大学拨款1000万美元,建立了第一个美国国家细胞农业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ellular Agriculture)。

根据该领域内的一些讨论,细胞培养肉行业的预计生产模式将类似于当下比较流行的本地微型酿酒厂。这也就是说,世界各个城市将会出现大量酒窖似“细胞培养肉工厂”,提供细胞培养肉供当地消费。就像城市设施农业一样,细胞培养肉工厂可建立在任何有可用空间的地方,比如旧工厂、仓库、办公园区,甚至餐馆的地下室,就地烹饪,就地销售,成为更广泛定义下的城市农业的一部分。

而就在今天,美国农业部长Tom Vilsack还任命由12名成员组成的史上首个“城市农业联邦咨询委员会”,将为政策制定提供意见,并帮助确定城市农业的障碍。随着城市农业的影响和重要性越来越大,美国农业部正在采取大胆行动,建立新的支持架构,将重点放在当地食品系统、获得安全和营养食品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方法上。

委员会成员中有几位来自农业食品科技领域的代表,如温室运营商Gotham Green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Viraj Puri,以及鱼菜共生提供商和咨询公司Symbiotic Aquaponic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aben Smallwood等人。

虽然美国农业部通常与传统农业联系在一起,但“城市农业联邦咨询委员会”的成立表明,它将越来越多地寻求参与新兴的农业食品生产技术,如科技温室垂直农场和细胞农业。

毕竟,美国政府也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但比起中国、以色列、新加坡和其他国家在政策层面的全力以赴相比,美国农业部的举措是很小且重要的姿态。

如果从细胞培养肉与海鲜初创公司的数量来看,美国的未来食品创新能力依然不可小觑。根据城农所积累的数据,美国在该领域的初创公司数量达到了近20家,包括领域内头部企业皆食得,Upside Foods以及BlueNalu;而中国目前只有上海的细胞培养肉公司Cell X、南京的周子未来和香港的细胞培养海鲜公司Avant。

农业食品科技每天都可以让我们通过饮食来实现一种技术,带来一种改变,而在其他国家安全领域却很难找到这种现成的解决方案。我们希望各国政府开始制定更全面、更具前瞻性的计划,以建设一个更可持续的粮食未来,而现在是细胞培养肉和其他未来食品技术开始发挥作用的好时机。

植物肉是保护环境的最佳选择吗?

城农获悉——根据非营利组织FoodPrint最近的一份报告,植物基肉类替代品不太可能取代工厂化养殖的动物肉类。



世界各地对植物基肉类替代品(植物肉)的需求都在上升。植物基食品协会和Good Food Institute的一项分析发现,2020年美国植物基产品的销售额比前一年增长了27%。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报告称,在过去十年中,消费植物基产品的人数从6.7%增加到13.1%,翻了一番。巴克莱银行的分析师预计,到2030年,全球植物肉市场将超过1400亿美元。

这种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具有环保意识的消费者数量的增加,他们希望通过减少肉类消费来缓解地球压力,尤其是牛肉生产中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植物基食品的两倍多。

非营利组织FoodPrint主任Jerusha Klemperer表示,大多数肉类替代制品把自己作为对环境造成可怕影响的工业化畜牧养殖肉类的替代产品。FoodPrint报告得出结论,深加工的肉类替代品对环境的影响可能比畜牧业低。例如,生产一个4盎司的Beyond Meat植物汉堡,只需要生产一个4盎司牛肉汉堡所需土地的十分之一。然而,FoodPrint报告认为就像其他加工食品和传统肉类一样,植物肉仍然是工业化农食行业的产物。

因为,传统耕作方式仍使用较高水平的化肥和农药,而这些化学物质的生产过程依旧会排放大量的温室气体,使用它们时会导致自然的营养循环失去平衡。

为了做出更健康、更环保的选择,报告建议消费者可以对比植物肉与其他植物性蛋白质。根据FoodPrint,一公斤Impossible Food的植物肉汉堡所排放的温室气体是一公斤豆腐的3.5倍。相比之下,豆类的环境足迹更小,在土地利用、用水量和温室气体排放方面都是最好的蛋白质来源之一。豆类蛋白质来源可以提供一种更健康的方式避免肉类。

FoodPrint的报告还强调了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植物肉公司。许多植物肉公司都吸引了大量投资,例如Impossible Food已经从Mirae Asset Global Investments、Coatue、淡马锡和XN等投资者处获得了近20亿美元的资金,而投资伴随着对利润的预期,所以Foodprint认为,这不是建立全新食品体系的可行方式,特别是在植物肉成本仍然很高的情况下。该报告认为,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导致这类公司依然复制农业食品系统中已经存在的问题,包括不可持续的配料来源和恶劣的劳动条件。

报告的结论是,植物肉非但没有吸引更多食肉的消费者,反而改变了现有素食选择的面貌,取代了更健康、影响更小的素食选择,如传统豆类和传统素食汉堡等,反而进一步复杂化了植物肉行业声称要解决的问题。

垂直农业公司Kalera寻求SPAC上市,估值3.75亿美元

城农获悉——美国垂直农业运营商Kalera已同意与纳斯达克上市的Agrico Acquisition Corp.合并,以SPAC方式完成上市,估值为3.75亿美元。



据悉,这笔SPAC交易预计将在2022年第二季度完成,届时Kalera将从泛欧交易所退市,成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在纳斯达克交易。这将使该公司能够在美国和国际市场上建设下一代的垂直农场,现有的10个已运营或在建的农场。

如果这笔交易获得通过,无疑将提振Kalera的经济收益。然而,到目前为止,设施农业公司,包括垂直农业领域的企业,通过SPAC上市的记录并不是很好。去年,垂直农业科技公司AeroFarms终止了与Spring Valley价值12亿美元的合并上市计划。高科技温室运营商AppHarvest于2021年2月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Novus Capital合并后,在过去一年中股价暴跌,而过去七天股价下跌了10%。Kalera本身在奥斯陆泛欧交易所的表现平平;截至1月底,该公司的交易价格仅为8.07挪威克朗(合0.91美元),低于近一年前的48克朗。

业内人士认为,垂直农业领域可能正走向“幻想破灭的谷底”。尽管融资总额增长,但完成的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却在减少,意味着该领域整体的吸引力平平。

未来几个月将会证明,Kalera能否扭转这一看似下降的趋势。这家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垂直农业公司目前在奥兰多,以及特兰大和休斯顿都有农场。它还收购了德国垂直农业公司&Ever在科威特的农场,另外还有6个农场正在建设中。Kalera之前还收购了专门为设施农业公司培育种子的Vindara。

Kalera已经和Agrico共同组成了一个团队来着手完成SPAC上市程序,并希望将新鲜、清洁和可持续的本地蔬菜带给消费者。

“升级再造”认证的产品每年将避免数亿公斤的食物浪费

城农获悉——根据升级再造食品协会(UFA)的最新数据显示,升级再造认证的食品在防止食物浪费方面有前所未有的越来越大的影响。该行业组织预测,已经认证的141种升级再造(Upcycled Certified™ )的产品和原料每年可避免超过3.2亿公斤的食物浪费。



根据哈佛大学法学院、德雷克塞尔大学、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REED和其他专家共同撰写的“升级再造”食品的官方定义,“使用原本不会被人类消费的食材成分,通过可验证的供应链获得和生产,并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的食物。”

全世界每年损失或浪费价值约1万亿美元的食物。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非营利性组织Project Drawdown将减少食物浪费列为有助于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头号解决方案。“升级再造”认证的产品和食物配料旨在捕捉被浪费掉的食物的价值,同时教育食品生产者和消费者他们可以为创建可持续和有弹性的食品体系做出切实贡献。

根据升级再造食品协会首席执行官Turner Wyatt,升级再造的目标是让它尽可能容易地防止食物浪费,每年可避免超过3.2亿公斤的食物浪费。升级再造认证不仅是为了提供有关升级再造所带来积极影响的数据,它还是一种消费者教育工具。

有了升级再造认证标志,消费者就可以获得关于食品、饮料、化妆品、宠物食品、个人护理产品、家用清洁剂和膳食补充剂中是否存在升级再造食品成分的明确指导。目前,有141种精选食品和配料都通过了升级再造认证。在这一年内,消费者可以留意一系列宣传升级再造产品的广告,以及更多升级再造的日常食品,如茶、面包、薯片或干果等等。

去年6月份,“升级再造食品协会”已经开放了对“升级再造”的认证程序,世界上任何一家有意获得“升级再造”认证的公司和品牌都可以向该协会提出申请。

在未来几年,预计消费者将在每家零售超市都看到升级再造的认证标志,就像今天的有机食品一样。大多数消费者都认为食物浪费是个问题,而升级再造产品是一种吸引不同背景消费者的可持续选择;对产品本身来说,也是一个具有社会责任意义的差异化广告。

目前欧美已经有许多品牌使用升级再造的做法推出新品。比如Barnana使用瘀伤、过熟、有缺陷的香蕉脱水再制成香蕉脆片,不仅“升级了”约2000万吨香蕉,更创下平均一年营收266万美元的业绩。

联合利华其实也一直在用“升级再造”的概念为冰淇淋生产线的消耗品找到新价值,把初级加工阶段未使用到的冰淇淋融化重制,研发出新口味“巧克力英雄”,相当于重新“利用”了约160吨冰淇淋!

2019年伦敦市场顾问公司 Future Market Insights(FMI)粗略估计全球剩食市场价值约467亿美元,且每年以5%复合年均增长率成长。减少食物浪费是一个热门的投资领域,在更广泛的剩食类别中也是最活跃的投资领域。

虽然废物再利用是有数百年历史的传统做法,但近年来,消费者和新创公司对重新定位产品的兴趣迅速增长,形成了一个信号,表明行业需要一个能够制定标准的组织,所以农业食品公司与品牌值得花时间认真考虑“升级再造”认证的可能。


泰国大麻合法化,完成迈向商业化的重要一步

城农获悉——泰国已经成为亚洲第一个大麻合法化的国家,可能会为围绕大麻产品和服务的地区性产业市场铺平道路。但是,专家警告种植者和企业家必须谨慎行事。



本周,泰国毒品管制局将大麻及其成分从毒品清单中去除。这相当于事实上将个人使用的大麻去罪化。中间派泰自豪党是泰国政府中较小的联合政府伙伴,自2018年沙特将医疗大麻合法化以来,该党一直在推动泰国大麻的全面合法化。

泰自豪党已经提出了立法草案,其中为监管大麻市场提供了一个潜在框架,可能为泰国大麻相关产品和服务行业的发展奠定基础。泰国毒品管制局所做的决定与政府支持的立法草案一致,而该法案目前正在泰国立法机关的最终通过。然而,在此之前,有关大麻商业化的规定仍不明朗,因此专家建议任何关注这一领域的创业者、初创企业和种植者都要谨慎行事。

根据泰自豪党的政策顾问Tom Julpas Kruesopon,泰国大麻市场不会像欧洲和北美的部分地区那样增长。实际上拟议的合法市场是针对有工业、材料和药用价值的火麻(工业大麻),而非娱乐用含四氢大麻酚的大麻。对于泰国的小农来说,在没有正确的知识或资金的情况下尝试种植工业大麻将是一场财政灾难,意味着需要修建围栏,安装摄像头,追溯等等,而很多小农户负担不起所有这些条件。

无论是针对工业大麻的技术解决方案,还是更广泛的农业科技,都可能有助于萌芽中的泰国大麻行业起步。这种作物不可以直接种植,必须通过基本的技术措施来支持这个产业。仅仅是在基础设施方面就能让行业变得更有效率,而技术将在种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以及整个供应链的制造、分销和监控方面。

鉴于这些限制,化妆品、大麻二酚油(CBD)和相关产品可能是泰国新法规下可能蓬勃发展的类别,以及火麻和CBD成分的食品和饮料。从贸易角度来看,在吸引外来买家和生产商的兴趣之前,泰国必须发展出坚实的国内工业大麻行业,探索地区机会。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与大麻二酚以及火麻油产品相关的健康领域是比较容易商业化的细分市场。东南亚地区人口众多,习惯于以植物为基础的草药;但是,这仍需要进行大量的消费者教育,因为之前的“禁毒战争”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不要指望在泰国一下子就出现一个成熟的大麻产业。

随着这项法律的通过,这意味着在泰国如果把大麻仅供个人使用,不会被逮捕和关进监狱,甚至可以种植大麻。它将使人们摆脱大麻是“毒品”的传统认知,并有利于把大麻用于医疗目的。商业方面也会紧随其后,食品和化妆品的销售变得更容易。

预计泰国下一步就是将大麻完全合法化,并用于商业用途。现行法律还不能完全做到这一点,而且不知道这需要多长时间,因为相关法案仍然需要通过泰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以及所有的立法环节。至少,泰国毒品管制局的大麻去罪化是众多步骤中的一步,但可能也是最大的一步,有助于消除大麻的恶名。

随着泰国大麻合法化的多米诺骨牌倒下,据悉马来西亚和蒙古政府也可能将跟进大麻合法化的改革。可以想象当其他国家看到泰国的医疗旅游回暖,增加税收时,亚洲地区会有更多的国家跟进。

无人驾驶农业机械逐渐增加,农民反应两极分化

约翰·迪尔最近宣布,今年将销售用于耕作的可无人驾驶8R型拖拉机,引起农民褒贬不一的反应。这就像许多新技术出现的情况一样,特别是技术可能会改变几代人一直在做的事情,而在农业里尤为如此。尽管我们在现代科技方面取得了许多进步,但农业一直是诚实劳动中唯一变化不大的行业。



很多农民都喜欢在拖拉机里消磨时间,有一种满足感来自于驾驶拖拉机搬运东西,耕作土地,种植庄稼,或收割作物。有过这种体验的人都知道,当你加大油门时,发动机的轰鸣声给你的是一种不同的感受。所以,老派的农民对待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或手机屏幕上的“数字农田”,并不觉得那么得兴奋。

然而,这样的时代终将会到来。约翰·迪尔并不是行业里第一个宣布无人驾驶拖拉机的公司。事实上,多年来诸多公司都在研究这个问题,并在世界各地的农田里进行过无人驾驶拖拉机的测试。然而,装备了约翰·迪尔无人驾驶系统的8R却是第一辆可以在指定路径上工作最长时间的无人驾驶拖拉机,也是第一辆能够自主绕过障碍物的无人驾驶拖拉机。它使用了六对立体摄像头和先进的人工智能,可以识别环境并知道该去哪里。一旦给出了路线和坐标,它就可以自己完成耕作,而且通过约翰·迪尔移动应用程序还能接受新任务。

无人驾驶的农业设备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尤其随着GPS导航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无人驾驶已经在缓慢地开始了。约翰·迪尔下一步将会让所有农机设备都自主化,可能农业将比普通大众更早地使用上无人驾驶设备,成为无人驾驶技术的真正家园。若干因素会推动这一趋势,其中农业劳动力减少是主要推动力。

虽然许多农民都喜欢开拖拉机,而且可能从十几岁起就开始开了,但全球农业劳动力人口在不断减少是不争事实。农业地区的工作机会很多,但很少有人从城市搬到农村去驾驶拖拉机;有时这类工作也是季节性的,限制了农场的工人人数。

另外,农田里的拖拉机每天都会沿着同样的直线行驶。他们不会遇到横穿马路的行人,也不需要决定如何对停车和让行标志做出反应。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无人驾驶技术真的很有意义。这类创新肯定可以帮助农民在继续遭受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下仍能完成任务。

约翰·迪尔在无人驾驶的战略上一直很聪明,正试图保持领先于时代。2017年,约翰·迪尔斥资3.05亿美元收购了开发智能喷洒农药机器人的Blue River Technology;去年8月,它又收购了Bear Flag Robotics,其技术允许将现有农机设备改为无人驾驶。然而,约翰·迪尔并未把Bear Flag的技术用在8R和其他系列拖拉机上。

其他公司,如HORSCH,凯斯纽荷兰和加拿大的OMNiPOWER一直在开发没有驾驶舱的电动拖拉机,完全节省了人类驾驶员的工作。至于约翰·迪尔将现有农机设备改造为无人驾驶的一个原因是,目前仍然有需要利用驾驶舱所提供的便利。新的无人驾驶系统可能标志着约翰·迪尔的抱负发生了重大转变,不仅将公司最具标志性的产品变成了一个有能力的“机器人”,还为训练新的人工智能算法和开发新产品提供了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像这样的“机器人”拖拉机可能仍会有一些技术问题和挑战。比如,在雨雪极端天气下的计算机视觉表现问题,或是当传感器或软件出了问题时,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而去摆弄拖拉机的软硬件系统。一些人对技术有耐心,而另一些人则没有。这两种类型的农民对约翰·迪尔无人驾驶拖拉机的讨论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它没有提高无人驾驶的附加值,另一派则认为它可能适合在他们的农场工作。

根据华盛顿州立大学精密与自动化农业系统中心主任张勤教授,此前曾在约翰·迪尔的资助下研发过无人驾驶拖拉机的原型机。根据他的说法,无人驾驶拖拉机技术问题似乎已经基本解决,但一些农民可能会发现无人驾驶系统太昂贵或太难编程设置。约翰·迪尔没有透露无人驾驶拖拉机的价格,而目前最昂贵的拖拉机型号可能高达80万美元。

随着更多的农业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约翰·迪尔无人驾驶拖拉机也再次引发了机器取代工人,还有农业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大辩论。根据约翰·迪尔首席技术官Jahmy Hindman,其无人驾驶系统将在劳作过程中收集有关土壤的数据,而这些信息将被用来调整算法,帮助提高系统效率,并为农民提供关于土地的新见解。

我们不可否认约翰·迪尔是一家很棒的企业,但有批评声音认为该公司正在刻意把自己打造成农业领域的“脸书”,而这让很多农民以及专业人士感到困扰。来自圣克拉拉大学的Christopher Kitts教授专注于研究农业机器人项目。他认为,无人驾驶拖拉机收集的数据对农民非常有用,而约翰·迪尔却可能收取额外费用才能让用户访问这些数据。这也可能会使竞争对手更难与其竞争。

另外一些批评则集中在约翰·迪尔限制了农民修理自己农机设备的能力,因为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可能最终会让农民对农机设备的控制权越来越少,让农民会越来越依赖大企业。如果农民需要一款应用程序来告诉他们该做什么,那么农民做关键决策的能力就会降低。对于这类批评,约翰·迪尔首席技术官Jahmy Hindman认为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农业劳动力短缺,农民将从拖拉机自主化的创新中受益,完成更多的工作,而且农民可以选择不共享数据。

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就像从马到拖拉机的转变一样重要。新技术的采纳应将循序渐进,下一步我们很可能很快就会看到无人驾驶拖拉机与驾驶员操作的设备协同工作,或几台无人驾驶的农机设备同时运行工作。

从严格意义上说,无人驾驶让农民不再与他的农机设备保持密不可分的联系,而劳动力将从机器中分离出来。农民不再是必不可缺的部分,而最终甚至可能都不需要农民了,而是由无人驾驶拖拉机机队来管理大规模的“机器人农场”。农业可能就此而不同。

Upside_Foods收购细胞培养海鲜初创公司Cultured_Decadence

城农获悉——细胞培养肉初创公司Upside Foods收购了位于威斯康星州麦迪逊的细胞培养海鲜初创公司Cultured Decadence,但这笔交易的财务细节没有披露。




成立于2020年的细胞农业科技公司Cultured Decadence已经为龙虾和其他贝壳类海鲜产品开发了专有细胞系和细胞培养物。

2021年4月,Cultured Decadence从Bascom Ventures、Bluestein Ventures、道夫子食品公司、Gener8tor、Glasswall Syndicate、Joyance Partners和Wisconsin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等投资者处获得160万美元的预种子融资。收购交易完成后,Cultured Decadence的品牌将消失;而其在的麦迪逊总部将成为Upside Foods伸入美国中西部市场的触角。

Upside Foods表示,收购Cultured Decadence能够补充和扩大产品组合;除了主要专注于细胞培养牛肉和鸡肉产品,Upside Foods会“加速”细胞培养海鲜产品的商业化进程。

Cultured Decadence的贝壳类海鲜的细胞系很可能是Upside Foods决定进行这笔交易的主要因素。特定物种的细胞系是不同类型细胞培养蛋白的基石,但它们很难获得,也是细胞农业领域研究的主要障碍。根据谷孚咨询的说法,创建新的细胞系既耗时又耗费资源,通常需要6到18个月的时间才能充分掌握一种单一细胞系特性。

有鉴于此,对于专注于细胞培养鸡肉的Upside Foods来说,要将业务多元化,进入细胞培养龙虾领域,极具挑战的。收购一个已经拥有相关技术和专利的竞争对手是加速整个过程的策略之一,这似乎是Upside Foods收购Cultured Decadence的主要驱动力。无独有偶,新加坡细胞培养海鲜初创公司Shiok Meats在2021年8月收购了新加坡的细胞农业科技公司Gaia Foods,以加快其向细胞培养牛肉领域的扩张。

细胞培养肉与传统动物蛋白相比,它具有更可持续、更环保、排放更少的潜力,因为细胞农业所需的物理空间、水源和饲料比饲养牲畜要少得多。从伦理上讲,细胞培养肉可能比屠宰动物更可取;而特别在贝壳类海产方面,这是最近加速发展的新细分市场。

去年,英国法律承认包括龙虾、螃蟹、小龙虾和虾在内的海产动物是能够体验痛苦、快乐和有知觉的生物。英国也可能会效仿瑞士、挪威和新西兰的做法,禁止厨师在龙虾还活着的时候煮龙虾。加上植物基和“免屠宰”的饮食趋势,这些变化发展可能会给未来传统海产饲养与捕捞带来进一步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