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Greeneye_Technology人工智能精准喷洒技术可减少78%的除草剂使用量

城农获悉——以色列初创公司Greeneye Technology推出了其人工智能精准喷洒技术。据称,他们的技术已被证明可以减少78%除草剂使用量,并将除草成本降低50%以上。



Greeneye Technology表示,通过使用人工智能,其开发的精准喷洒技术可以检测和喷洒农作物中的杂草,准确率为95.7%。Greeneye Technology的喷洒系统旨在无缝集成到任何大小品牌的商用喷雾器中,从而去除了农民购买新机器的担忧。Greeneye Technology确保精确喷洒可以保证20公里/小时的速度,与一般喷洒的行驶速度相同,保证农民的生产力不会降低。

Greeneye Technology的解决方案结合了硬件和深度机器学习,实现了农田智能、及实时的杂草管理决策。直接安装在喷雾器上的摄像头以每秒40帧的速度捕捉图像,从而能够快速检测和分类杂草,精确到杂草的物种。利用其专有数据集和算法,该系统可立即计算出所需除草剂的量,并直接喷洒到杂草上,而作物不受影响。

根据Greeneye Technology,其精准喷洒技术的另一个优势是双重喷洒功能,使农民能够精确地对杂草上施用不同的除草剂。这意味着农民只需喷洒所需要的除草剂,降低除草剂的使用量。

揭露细胞农业的最大隐患:细胞培养肉的秘密和蛋糕

根据推动替代蛋白的非营利组织Good Food Institute,该机构每周都会收到至少一份来自研究人员的请求,询问在哪里可以找到用于制造细胞培养肉的核心——动物细胞系。细胞系是细胞农业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能够让研究人员和初创公司在新领域起步。尽管Good Food Institute的核心职责是帮助替代蛋白领域的发展,然而在细胞系方面,它也无能为力。



目前,与细胞农业相关的可公开获得的细胞系并不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无处可寻。细胞培养肉初创公司Upside Foods已经提交了几项专利来保护自己开发的细胞系,而有的公司已经围绕细胞系来建立盈利模式。将自己的发现隐藏与保护起来是私营企业的普遍行为,然而许多人认为这样会减缓创新。

2013年,当荷兰科学家Mark Post首次成功验证了细胞培养肉概念,并推出了第一个实验室制造的汉堡肉排,细胞农业领域因此声名鹊起。从那时起,细胞培养肉类一直被认为是传统畜牧业的一种可持续替代方案。畜牧业的缺点与对生态系统的负面影响已众所周知,然而未来几十年,全球对蛋白质的需求将会持续增加。好在细胞培养肉领域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取得了一些进展:新加坡通过并批准销售细胞培养肉产品,美国初创公司“皆食得”成为首家获得监管批准的公司。

但是,在我们真正普及细胞培养肉产品之前,许多技术、社会和经济层面的障碍仍然存在。为了跨越这些障碍,包括Good Food Institute在内的组织和机构正在推动更公开的数据、工具和交流想法。由于细胞农业领域的大多数研究都是由私营公司完成的,整个行业似乎更热衷于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尽管这无可厚非。

Good Food Institute的高级科学家Elliot Swartz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尽管有很多人对细胞农业感兴趣,但缺乏公开可用的动物细胞系是妨碍更多人进入该行业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这在其他行业并不是问题。比如,寻找用于研究或临床目的的干细胞,研究人员可以去由政府资助的干细胞库,获取开放的细胞系。虽然这样的干细胞库中确实也包括动物细胞,但它们并不一定适合用于生产细胞培养肉或海鲜。

细胞系本身之所以如此有用,是因为它们可以无限繁殖,可以作为整个行业的标准。如果不同团体使用具有不同特征的细胞,我们就将无法理解研究成果是否属实。因此,细胞系是让细胞培养肉真正成为研究领域的第一块拼图。根据高级科学家Elliot Swartz,Good Food Institute正在资助和创建公共开放的细胞系储存库,以弥补该领域在细胞系方面的遗漏和不足。据悉,细胞系储存库将由来自波士顿的生物研究公司Kerafast负责维护。任何研究团体和初创公司都可以在此存放细胞系,而希望使用它们的人则要支付一小笔费用。

私营企业和初创公司不愿分享细胞系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它们的融资方式。Good Food Institute的报告指出,在2020年投资于细胞培养肉的3.66亿美元中,只有区区1200万美元来自公共部门。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私人资本,控制着该行业的创新步伐和方向。Breakthrough Institute的食品和农业分析师Saloni Shah也认为这是个问题,“有了政府和公共部门的资助研究,就可以设定标准,并确保正确的技术得到资助,从而加速和改善该行业的发展。”另一个专注于推进细胞农业的非营利性组织New Harvest的执行董事Isha Datar指出,政府需要开始投资于更可持续的食品选择。她认为,该领域缺乏公共资金支持的原因之一是,细胞农业是以医学为导向的组织工程学和食品科学的混合体,夹在了资本和科学之间。

对此,Good Food Institute的Elliot Swartz也同意需要更多公共资金的支持,但他认为,只有在该技术扩大规模之后,才会得到更多的公共部门资金。“这将是政府资助细胞农业技术的关键,而开源的研究将对如何扩大这项技术或降低成本带来新的想法,这将非常重要。”他还指出,商业机密阻碍了整个行业对其他更便宜、更高效材料的采用。例如,许多初创公司声称已经开发了替代胎牛血清的细胞培养基,但实际成分仍然是商业机密。即使细胞系等问题得到解决,仍有技术障碍阻碍该领域的大规模商业化。

不过,使用计算机建模来解决这些障碍并加速细胞培养肉生产是公共研究组织Cultivated Meat Modeling Consortium (CMMC)的中心目标。建模十分有用,可以让研究人员在进入实验室之前模拟实验,有助于节省时间和资源。为了运行更复杂的模型,CMMC建模人员首先需要来自简单实验数据;然而,CMMC在获得建模所需的数据方面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因为与他们合作的初创公司会拒绝共享某些实验数据,哪怕是失败的实验数据。在细胞农业领域,失败的实验数据往往比成功的测试更有用,实际上可以提供了大量的信息。

对于商业机密是否减缓了细胞农业领域创新的问题,细胞培养肉初创公司Upside Foods的首席执行官Uma Valeti表示,该公司会积极支持对细胞培养肉的更多开源研究,包括支持像CMMC这样的公共研究机构的发展。另一家领域内的头部企业Mosa Meat的公关主管Robert E Jones表示,细胞农业的创新生态系统应既包含私人资本,也包括公共投资,以应对食品体系改革的挑战。

缺乏学术基础和公开信息可能是细胞农业领域的最大隐患。要让公共部门投资于更可持续的食品选择就意味着细胞农业必须比其他行业更加开放,需要更多的数据共享和透明度。初创公司们会响应提高透明度的呼吁,以行动支持更多开源的研究和数据呢?还是效仿其他行业将经济收益放在社会效益之前呢?现实中这未必有简单的答案,但至少目前,如果细胞培养肉初创公司们现在就要急着分蛋糕,是不是急了点呢?

美国农业部向塔夫茨大学授予1000万美元建立细胞农业研究所

城农获悉——美国农业部宣布赠与塔夫茨大学一项为期5年总额1000万美元的拨款,以成立发展一个细胞农业研究所,作为美国的旗舰级细胞培养蛋白研究中心。这项拨款是美国农业部10月6日所宣布的1.46亿美元投资的一部分,由美国国家粮食和农业研究所(NIFA)的可持续农业系统项目提供。



这个新研究所将由塔夫茨大学细胞农业项目的负责人David Kaplan负责。David Kaplan教授是一位著名的细胞培养肉专家,他将领导新的细胞农业研究所。届时,来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弗吉尼亚州立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麻省理工学院和马萨诸塞大学波士顿分校的研究人员也将加入。新研究所将在细胞农业领域为下一代专业人员开展推广和教育工作,并领导领域研究,帮助扩大替代蛋白的选择范围,提高食品系统的弹性。

该项目是第一个在大学里由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所,其目标是开发细胞培养肉的新方法和技术,包括开发新的可持续和无动物成分的培养基、支架和发酵技术。这些技术可以促进细胞培养肉领域的进步。另外,该项目计划开发一门专业课程,培养学生进入细胞农业领域。

尽管美国在开发下一代食品技术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但是这个新项目表明美国教育系统正在竞相为发展细胞农业领域开设新的课程。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领域缺乏像计算机科学或生物技术等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那样成熟的课程。细胞农业作为一个独特的领域,需要受过教育和合格的技术人才来推动,才能充分发挥其潜力。

塔夫茨的细胞农业研究所有望帮助为培养未来的细胞农业人才奠定基础。

市调研究显示超过95%的香港消费者乐于尝试细胞培养肉类和海鲜

城农获悉——新的研究显示,超过95%的香港人愿意尝试细胞培养肉与海鲜。这项由新加坡细胞农业公司Shiok Meats进行的研究发现,对食品安全的担忧是香港居民最大的动机,可持续性也是另外的主要驱动力。




由新加坡细胞农业初创公司Shiok Meats使用第三方调查工具进行的一项新的消费者调查发现,绝大多数香港消费者表示,出于食品安全和环境原因,他们对细胞培养肉和海鲜感兴趣并愿意尝试。这项民意调查数据基于来自香港1209名年龄在15岁至65岁之间的有代表性的受访者。

食品安全是最大的激励因素

这项于2021年初进行的调查显示,食品安全和保障是香港消费者对基于细胞农业技术的替代蛋白感兴趣的首要原因。95.9%的受访者表示,在对这种新型替代蛋白进行简单的了解之后,他们对细胞培养肉和海鲜感兴趣,其中43%的受访者表示,食品安全是他们的主要动机。

可持续性位居第二,通过细胞农业生产的蛋白质对环境的影响较低,40%的受访者表示愿意使用这种新产品。

许多受访者在他们的饮食中仍然食用传统肉类,超过46%的人认为自己是杂食者,略高于26%的人为弹性饮食。这表明对替代蛋白的兴趣不仅来自素食者或纯素食主义者,而且来自主流消费人群。

香港消费者已经知道细胞培养肉

这一结果是之前的消费者调查得出的,结果显示,香港消费者普遍已经熟悉了细胞培养肉类的概念。

Shiok Meats之前在新加坡的前一项研究中研究表明,56%的新加坡人对细胞培养肉技术有了解;而在香港,这一数字高达87%。研究人员指出,考虑到自去年年底以来的行业与监管发展,这可能不仅反映了香港市场的吸引力,也可能表明整个亚太地区消费者对细胞培养肉及海鲜的意识日益增强。

2020年12月,新加坡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商业销售细胞培养肉的国家,并于2021年批准当地公司Esco Aster制造用于商业销售的细胞培养肉产品。

此次在香港的研究表明,消费者对细胞培养肉的认识与受访者尝试这种新产品的意愿相关。近三分之二(63%)的香港受访者表示,他们有兴趣每月至少吃1-3次细胞培养肉或海鲜,而这一群体中有20%的人愿意更频繁地每周食用1-3次细胞培养肉。调查表明,对细胞培养肉越熟悉的受访者,就越有可能采用它。这重申了在这个行业教育消费者的重要性。

早期采用者:注重健康的年轻女性

这项调查还指明了香港对细胞培养肉或海鲜的“早期采用者”,很可能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女性,受过良好教育,有健康意识。这个群体最有可能购买和消费这种新食品,即使是有溢价的情况下。例如,千禧一代愿意为手机产品支付高达75%-100%的溢价,比其他任何一代人都要高。那些纯素食或已经尝试过植物肉的消费者也更有可能购买和尝试细胞培养肉。

这些发现与Shiok Meats的新加坡调查一致,年轻、受过良好教育、关注可持续发展的新加坡消费者是细胞培养肉的早期采用者。

复杂的当地差异化

对于包括Shiok Meats在内的细胞培养肉或海鲜生产商来说,消费者调查揭示了在未来寻求扩大和出口产品的同时,需要考虑当地的差异化。例如,新加坡受访者对食品安全的担忧不那么突出,他们主要优先考虑可持续发展,出于好奇心,有动力尝试细胞培养肉与海鲜。

调研人员指出,不同的调查结果可能也反映了公司需要了解不同市场消费者的各种担忧。

Shiok Meats表示,香港市场未来的发展轨迹几乎是板上钉钉的,特别是考虑到这座城市的海鲜摄入量极高。自从首次推出细胞培养虾肉以来,该公司还培育了细胞培养龙虾肉,并8月份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细胞培养螃蟹肉。

除了Shiok Meats,其他细胞培养海鲜生产商包括总部位于香港的Avant Meats,美国的BlueNalu,Wildtype和Finless Foods等。

最后,这项调查还揭示了香港特有的现象,那就是香港消费者对混合替代蛋白的浓厚兴趣。在调查中,超过82%的受访者表示愿意尝试同时含有细胞培养和植物基成分的产品或菜肴。这意味着仅在香港的替代蛋白就可能带来重大的合作机会。

就行业挑战而言,对于大约50%的香港受访者来说,细胞培养肉与海鲜的成本仍然是一个关键考虑因素,而32%的受访者表示,味道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据悉,Shiok Meats已经设定了在2023年商业化的时间表,目前正努力将细胞培养海鲜的价格从每公斤3000美元降至2021年底的50美元。

海洋是一个价值100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

2020年,投资者对太空的投资达到创纪录的89亿美元,维珍银河在今年夏天创造了历史,进行了首次太空旅游。此前由政府研究机构主导的太空工业,近年来受到以伊隆·马斯克为首的私人投资者的推动。现在,许多机构和企业正以类似的视角走向海洋,预计投资回报远远超出商业范畴。



Boost VC董事总经理、上市公司Coinbase当初的种子投资者Adam Draper就表示:“海洋将是一个100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这是我有生以来所见到尚未触碰的最大投资机会.”

海洋是气候危机的中心。根据2019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海洋吸收了人类三分之一的碳排放,而且其变暖的速度比科学家预测的要快。然而,保护海洋不仅仅是对我们所在星球的道义;海洋将在全球粮食安全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世界范围内,有超过30亿人口依靠海洋维持生计。然而,90%的海洋鱼类资源现在已经面临着完全开发,甚至过度开发而枯竭。好在,海洋水产养殖填补了这个严重的供需缺口,提供了世界超过半数的鱼(52%)供人类食用。

尽管如此,海洋科技只占蓬勃发展的农业食品科技行业的一小部分。2020年全球农业食品科技行业的投资交易同比增长了34.5%,但就创新而言,海洋是一个巨大的盲区。

荷兰的Aqua-Spark是全球第一家也是最大的一家专注于可持续水产养殖的投资基金,其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Amy Novogratz表示:“第一个世界海洋日设立于我们第一次庆祝地球日的二十多年之后。我们每个人都与陆地相接触,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与海洋有身体上的联系。”

养殖场出产的鱼是可用资源效率最高的动物蛋白之一,生长所需的能量和投入相对较少,也是最受关注的食品。例如,挪威水产养殖场里有4亿尾鱼的健康状况是实时公开的,包括疾病爆发和治疗情况。

预测技术改变了新冠大流行期间的一些关键服务。现在,我们的食品系统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数以百万计的卫星和传感器已经收集了数十年的海洋和环境数据。随着气候危机继续威胁着全球供应链,这些数据可以用来建造更健康、更有弹性的水产养殖业。

Aqua-Spark的Amy Novogratz认为到目前为止,海洋产业领域的技术几乎没有创新,所以对海洋技术所能产生的巨大影响,使它成为非常有吸引力的机遇。

我们可以把挪威作为一个范例。挪威的三文鱼养殖场在过去30年里所做的事情代表了食物生产的一些最大进步。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通过密切监测和管控抗生素对海洋的影响,挪威三文鱼行业已经使抗生素的使用量减少了99%。

挪威只相当于中国云南省的面积,但它生产的三文鱼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海洋可持续性是挪威最关心的国家问题。海产领域的创新得到了Innovation Norway、NCE Seafood Innovation Cluster和世界上第一个水产养殖加速器Hatch等组织的大力支持。挪威的第二大城市卑尔根,号称是“世界水产养殖创新之都”,也是全球一些最可持续的水产养殖场的所在地。

世界各地的私营企业都在关注海洋创新的机会。美国农业食品科技投资者S2G Ventures承诺在2020年对海洋和海产投资高达1亿美元。今年,由欧盟资助的European Institute Of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宣布了加快可持续水产养殖创新的新项目。与此同时,嘉吉、雪佛龙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行业巨头都在进行自己的可持续水产养殖投资。

这种转变正在重新定义我们对海洋可持续性的看法。传统的保护虽然仍是必要和重要的,但只是讨论的一部分。目前,我们只触及了海洋潜在的积极影响的皮毛:2018年世界水产养殖总产值达到2640亿美元。

就像我们在太空工业中看到的那样,这种转变可能很快就会发生。公立和私营企业可以同时合作,共同解决前所未有的障碍。若把地球看成是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我们实际都早已身处太空之中,只是被地球保护的太好而不自知。太空可能是科技大佬们自我ego的竞技场,但海洋才是投资者们的最后前沿,也可能是我们抗击气候危机中的一块关键拼图。

丰田风险投资为何投资Burro的农业机器人?

9月底,专注于开发搬运机器人的美国农业机器人初创公司Burro完成了109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S2G Ventures和丰田风险投资公司(Toyota Ventures)共同领投。对于丰田来说,这是该集团对农业科技行业的第一笔投资,意味着进入一个崭新领域。展望未来,丰田风投预计会为这一领域贡献更多投资。



初创公司Burro成立于2017年,名为Augean Robotics,专业生产可以跟着工人四处走动,并自动完成某些任务的农业机器人。Burro的机器人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自动导航到农场上需要它们的地方。目前,它们最大的功能是运送收获的水果,如葡萄、浆果和苗圃作物。

丰田风险投资公司创始董事总经理Jim Adler表示:“我们关注的是可以被颠覆的破碎的大市场,而农业是个很大的市场,我认为它越来越容易受到科技的颠覆。当见到Burro团队时,我们对他们的想法产生共鸣,简单而直截了当。”他认为正是因为“简单”,而让Burro引起投资人的注意。


这是丰田风险投资对农业科技公司的第一笔投资。Burro是如何进入到丰田风投的视野的?

Jim Adler:我们在两个领域有相当广泛的关注。一个是“前沿技术”,比如人工智能,数据,云,移动,机器人技术,现在又扩展到智能城市和数字化健康,金融科技,和材料。另一个领域是我们代表丰田汽车公司管理的气候基金,关注的是碳捕获和储存,可再生能源,还有氢气。

农业是一个破碎的大市场,我认为它正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到颠覆。我认为,10年前,农业不太容易被颠覆,同样我认为15年前的汽车业也不太容易被颠覆,但是我认为这些市场现在发生了变化,而且这些变化肯定是剧烈的。我的意思是,空气、水和食物是最重要的,而前沿技术将影响农业。所以,为什么投资Burro,为什么是现在呢?

我们已经研究农业大约一年了,甚至一年多,可能18个月左右,并看到了很多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自主应用技术,但我们还没有真正看到它的普及。像大多数风险投资基金一样,我们研究产品和市场,会问‘产品在那里,但市场真的在那里吗?’企业公司经常早上醒来就会想,技术怎么能解决我的问题?我还不知道农民是否也这样,因为他们有更紧迫的问题,但是我认为这一点正在改变。

20年前,没有人会醒来后想,“云将如何解决我的问题?”然而亚马逊云科技出现了,把数据存储在云端。从此,我们不再为磁盘崩溃,丢失数据,备份数据而发愁。我们会想,“如果把数据放在云端,那就是云服务商该担心的事了。”这是几乎是每个人都有的非常乏味的问题,但亚马逊让每个人都开始考虑云,并解决了一个非常重要但容易理解的问题。

当我们见到Burro团队时,我们真的对这其想法产生共鸣,简单而直截了当,可能每个农业行业的人都会碰到这样工作。Burro的产品不是最性感的,也不是最酷的,没有关节机械臂,但它是一个让农场工人更有效率、更有生产力的平台。这有点像农业的亚马逊云科技。

在了解Burro团队时,我们觉得有一种类似的相似之处:当农业社区可以在早上醒来开始思考这些技术,可能会说,“现在怎么让Burro来解决这个问题?”对此,我们感到非常兴奋。


你认为很多最具影响力的农业技术解决方案都是简单的吗?

Jim Adler:是的,我认为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的。如果你试图步子迈的太大,人们自然会对此产生抵触情绪;但如果它看起来是渐进的,最终却是颠覆性的,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如果在量变之前进行颠覆性的尝试,那么最终可能会为时过早,但如果能把一项颠覆性的技术包装成渐进型的产品,我认为这会很管用。在帮助提高种植者和农民的生产力时,它是一项可接近和易采用的服务;然后,范围就会扩大,随之产生另一种增量服务。我认为大多数成功的市场是这种情形,而Burro正在采取这种方式,可能被证明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在颠覆性但同时又要简单,你是否看到了农业科技的其他领域也显示出潜力?

Jim Adler:农田更难,而温室直截了当,所以我们研究温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对这个新领域尽量保持谦虚,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与S2G合作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依赖他们来了解市场和客户的真实状况。我们知道,一种失败模式是高估了技术的能力。

农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其中很多部分是无利可图的。因此,你必须提供真正提高盈利能力、提高毛利率等方面的技术,从根本上提高生产力。如果某项技术解决方案提供了这些东西,那么我认为就会看到更广泛的采用。我认为如果太痴迷于某项技术,对于一家承诺过高的公司来说,失败的影响深远,客户失望,市场收缩,然后陷入困境。让市场幻想破灭并不难,所以我们试图找到真正能超额兑现承诺的公司。在一个不断增长的市场中,重要的是不要让人失望。


丰田对早期投资的关注还有哪些?

Jim Adler:早期风险投资是未来的望远镜。越晚期的投资,就越短视。因此,一只成长型基金可能着眼于未来几年,或投资一家期待了几个季度的上市公司。但在早期阶段,实际上是在用多年甚至几十年来看待市场的走向。从丰田的角度来看,后者是我们想要的,因为我们想要了解世界的走向,当然也要帮助塑造它。我们团队中的许多人都是经验丰富的企业家,与那些想要改变世界的创始人产生了很好的共鸣。尽管这听起来可能很俗套,但我认为这是过去五六十年来许多初创公司在各种市场上实现的重要使命。这些原则将同样适用于农业。


丰田未来会不会进行更多的农业食品投资?

Jim Adler:我认为会的。我认为农业食品行业是采用这种方式的成熟领域之一,假设生产力能够继续提高的话。我认为在某些领域已经采用了一些技术方案,比如乳制品行业的一部分业务。大型农业企业已经采用了相当多的技术,但中小企业并没有。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科技进入市场,让小农户获得在技术份量上和生产力上的进步,也让本地种植得到更多推动力。本地化食品生产,这是我们的重点领域之一,本地的食物和当地的能源有未来吗?科技又如何加速这一进程呢?


如何看待推动小农场和更多的本地生产,以及对“大农业”及其一些后果的担忧?

Jim Adler:可持续的小农户粮食生产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这就是农业行业的多样性的来源,也是真正感受到当地特色作物和美味食物的地方。因此,科技解决方案不应该只是市场大玩家的范围,而这里蕴藏着巨大的机遇。这就是为什么初创公司往往是能迅速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因为他们最有效地适应客户基础。我预计对本地化的需求会很高,而初创企业可以真正对这些需求做出反应。如果这些需求在一个细分市场中普遍存在,意味着像Burro这样的公司将能够为更多的客户提供服务,然后参与更多的市场。我们已经在其他市场看到了这一点。

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技术是否会取代人工。我认为这一点上,很多人还不够了解丰田。我们有这样的愿景,即机器将继续放大人类的体验,而我们认为机器人不会取代人类。我们可以进入人工智能的阶梯,但人工智能真的很简单,在大多数日常体验中经常令人失望。然而,它们确实能帮助人们提高生产力,就像任何工具一样,它们可以很好的帮助放大人类的体验,并在某种程度上对其进行调整。

在农业人工短缺的情况下,我们在分析中总是会说,痛点在哪里?这项技术在哪里能真正减轻痛点?最大的痛点之一是寻找工人,在收获期间找到足够的工人。如果Burro平台让工人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虽然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但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这通常对产量很重要,像滚雪球一样。最终,如果粮食的种植者能赚到更多的钱,我认为这最终是一件好事。

谷物交易平台Bushel收购嘉与ADM旗下的GrainBridge

城农获悉——美国谷物交易平台Bushel收购了农业巨头嘉吉和ADM的合资企业GrainBridge,使其成为Bushel软件产品的一部分。Bushel与GrainBridge的结合将利用数据科学组件,帮助农民及谷物交易人士做出更明智更有利的决定。



尽管收购的财务细节没有透露,GrainBridge平台和员工将成为初创公司Bushel的一部分,而嘉吉和ADM将把他们的客户转移到Bushel的交易平台上。

总部位于北达科他州法戈的Bushel成立于2017年,通过其软件平台实现数字化粮食交易。该平台集成了粮食供应链中的不同系统,从会计和保险到农场管理及交易。根据Bushel自己的数据,美国农民出售的谷物中,约有40%是通过其平台完成交易的,并同时为美国和加拿大约2000家谷仓提供服务。通过Bushel的平台,农民可以查看合同,以及预期获得的付款、定价和出价。

从创始以来,这家初创公司一直在扩充其谷物交易平台,包括今年年初收购了农场管理应用软体FarmLogs。随着平台功能越来越多,Bushel需要更多数据提炼和数据科学,从而为农民和客户提供更好的粮食交易与营销服务。

他说,答案是“更高效、更有利可图、更可持续”。

农民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粮食价格不断变化,今天或下周出售粮食的区别可能就是盈利和亏损的差别。当初GrainBridge公司成立背后的想法是通过提取嘉吉和ADM的数据,可以为农民提供最佳时间出售粮食的客观决定。

这笔交易不仅给Bushel提供从GrainBridge获得专业数据的途径,还使Bushel在美国中西部地带站稳脚跟。GrainBridge团队将继续留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那里,最终会成为Bushel的第二总部。

让全球最大的两家农业巨头把旗下的合资公司出售给Bushel,是对这家初创公司的极大肯定和推动,具有根本性的重要意义。Bushel或许可以认为是在这个领域做的最好的公司了。

高压钠灯过时了吗?使用高压钠灯确保作物高产的10个建议

照明可能是设施农业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就像一辆汽车需要维护以确保正常运转一样,照明系统也需要维护,包括清洗、更换灯管和测试,才能持续正常工作。否则,室内农场和温室内的作物可能生长放缓、周期延长以及产量下降等问题,导致种植者损失利润。通常通过10项保养设施农业高压钠灯的方法,就能让种植者在保证作物高产和高效率的同时,保持最佳的光照输出。



1. 保持按时更换新灯管

设施农业中使用的灯具不会像家用灯泡那样“烧坏”,但使用长时间后仍需要更换。高压钠灯每使用1000小时,其光合有效辐射(PAR)就会减少。专家建议在使用1万小时后应更换高压钠灯管,这可能是2-5年时间,但取决于种植者使用灯光的频率。需要注意的是,每损失1%的光线就相当于作物生产损失1%,而高压钠灯在使用大约1万小时后,其光输出大概减少了7%-8%。对于陶瓷金卤灯或金卤灯,更换时间甚至更早,需要在8000小时左右更换。

光照输出的减少在单一光源的室内农场中更加明显,因为在室内,没有自然阳光来弥补人工光照的下降。当高压钠灯工作超过1万个小时后,室内农场的作物产量会受到更大的损失。此外,当更换新灯管时,确认灯具安装正确;否则,可能会遇到故障。

2. 用测光表检查光输出

种植者应使用专业的测光表看看真正得到了多少光。这项任务可以在使用灯具2-3年后完成。专家建议使用光合有效辐射传感器进行测量。在测量时,测量者应站在4个灯具之间的位置,并在作物冠层上进行测量。另外,还需注意不要有阴影、物体或任何其他可能干扰读数的东西。需要注意的是,那就是确保你的测光表是经过校准的,以确保读数准确。

3. 注意观测灯具输出是否一致

这是一个简单的方法,即当你抬头看时,所有的灯具光照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吗?还是有些灯看起来比另外一些更暗?如果是这样,就意味着需要重新更换灯管。不均匀的光输出会影响室内作物生长和产量。

4. 每年清洗反光裝置

农场里的和灯具的反光裝置可能会被灰尘和污垢覆盖,这可能会导致减少光输出高达10%。简单的清洁方法是用醋和水的溶液清洗,而且最好在夏天不怎么使用人工照明的时候清洗反光裝置。

5. 清洁户外光线传感器

温室及农场外的光线传感器用于监测自然日落和日出,所以农场的气候管理软件知道什么时候打开或关闭高压钠灯。如果室外的光线传感器布满了灰尘或脏兮兮的,那么它们的读数可能是错误的,导致农场内灯具被不必要地提前打开,增加能耗成本。

6. 记住要清洁遮阳物
如果温室使用洗白或其他遮阳化合物,那么在开始使用人工照明时,一定要把遮阳外窗清理干净。洗白实际上会阻挡很多蓝光,而红光和远红光在温室里会更加突出,这会导致植物伸展更多,从而激活农作物的伸展和遮荫反应。

7. 确保电容器正常工作
如果农场的电容器不好,更换高压钠灯管时可能会遇到照明故障。及时更换电容器,或考虑将照明系统升级为电子镇流器是个好主意。

8. 遵循照明安装计划

为了保持农场的照明均匀,灯具应按照照明计划安装。此外,安装时要确保灯具在同一平面上,不能一些放得高,另一些放得低;最终导致光线不均匀,对植物生长和产量不利。

重要的是要知道,不同制造商的灯具的光线是不同的,而且不同制造商的照明安装计划也会有所不同,所以不能简单地将一个牌子的灯具换成另一个品牌,不会得到相同的结果。在安装任何新灯具之前,应先从专业人士处取得照明计划,并始终遵循给定的照明安装计划。

9. 调换反光裝置

根据需求,种植者想让光线照到作物的深处,还是想要更宽广的照明范围?更改高压钠灯光线分布的一个简单方法是更换反光裝置。不同的反光裝置,或将光线更深入地分布到植物冠层中,或将光线分布在一个更宽的照射面积上。

10. 提早预订灯具与零件

如果种植者需要新的高压钠灯灯具或更换其他部件,请尽早计划与订购。这可以确保在农场需要的时候得到部件,不影响农场种植和生产。



转基因的争议对细胞培养肉行业有哪些启示?

20世纪90年代,转基因作物的引入对全球农业来说是一个机遇时刻,但是行业与消费者的沟通出现了问题。转基因作物被误视为是“怪物食品”和“致癌食品”。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大约一半的成年消费者认为转基因食品不如非转基因食品健康;根据非转基因认证机构Non-GMO Project,其带蝴蝶图案的认证标识在天然食品行业中增长最快。




避免沟通混乱

大约在转基因作物首次进入公众视线的时候,科学界仍在争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这些早期的言论播下了公众不信任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种子。哪怕后来在科学上达成了共识,但也很难澄清已经造成的混乱。

这对新兴的细胞培养肉行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教训。对此,Synthesis Capital公司的首席科学官和联合创始人David Welch认为,这并非是要阻止负面问题的讨论,事实上有不同的观点是好的。然而,缺乏明确沟通可能会影响公众的接受程度。目的是确保有关细胞农业的科学以不令人困惑的方式传播。

这当然需要企业、政府和科学界的共同努力,开发一种能够描述细胞培养肉概念的共同语言。这或许有助于减少关于监管和产品标签的问题,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植物基食品的监管和标识是容易引起争议的领域。重要的是,共同语言还有助于标准化与大众消费者的交流-,也就不会出现有20家公司以20种不同的方式谈论细胞培养肉产品,从而避免混乱。


监管与不信任

基本上在任何国家,让转基因作物获得批准都是异常昂贵且耗时多年的过程。即使在一些转基因成分已经被广泛接受和采用的美国,对转基因作物的监管也是出了名的难。通过对消费者的研究,有一些证据表明,繁琐的监管过程容易导致了人们对该技术的不信任。消费者会认为,如果政府必须对转基因进行如此严格的监管,那么它肯定是危险的。

这就是转基因作物和细胞培养肉技术之间潜在的相似之处。除了新加坡,细胞培养肉类行业仍在等待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监管框架与措施出台,而这最终可能会影响消费者对细胞培养肉类的看法和态度。

一般来说,细胞培养肉行业并不反对监管。Synthesis Capital的David Welch指出,监管部门和企业需要共同努力,创造一条安全的监管途径,但又不至于过于繁琐,反而会因为监管框架和规定管的太多,导致公众认为细胞农业技术风险很大。


畜牧水产工作的未来

对于转基因食品来说,造成这项技术与公众之间紧张关系的另一层原因是当初转基因作物进入市场的方式,以及对一些农业社区的影响。从一开始,转基因作物的种子都是由那几家国际大型农化种业公司所控制,而自从转基因技术诞生以来,这一趋势愈演愈烈。国际大公司最终达到了对农民的很大控制权,结果这对相当一些农民产生了负面影响,并波及到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

对于细胞培养肉公司来说,从转基因食品这里获得的另一个教训是:许多消费者对细胞培养肉产品的看法很可能会受到该行业对自己社区的影响。

对整个农业食品行业来说,现在开始讨论这件事很重要!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市场上会有比传统肉类多得多的肉类替代产品,所以整个行业需要考虑这对所有依赖传统畜牧水产行业为生的人意味着什么,以及未来他们在就业方面会是什么样子?

随着更多国家向细胞培养肉敞开监管的大门,生产商们肯定会面临更多沟通方面的挑战。然而,如果保持细胞农业技术工艺的透明化,也有机会与消费者建立信任。以我们目前生产肉类和海鲜的方式,消费者在肉类和海产到达盘子之前至少会有一段过程是完全不知情的。如果未来消费者将能够更加公开地看到他们的肉类是如何制作和生产出来的,这的确很令人兴奋。

真菌发酵蛋白为原料的SPAM午餐肉?荷美尔食品开发下一代替代蛋白产品

城农获悉——荷美尔食品公司(NYSE:HRL)和真菌发酵蛋白初创公司Better Meat Co.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发新的替代蛋白产品。



闻名世界的SPAM午餐肉罐头制造商荷美尔(Hormel)和真菌发酵蛋白初创公司Better Meat Co.之间的新合作伙伴关系将走向何方?毕竟,新达成的合作意向是共同开发新的替代蛋白产品,那么是否会包括由真菌发酵蛋白制成的SPAM午餐肉呢?

两家公司的声明显示,这项开发合作会使用Better Meat Co的新型真菌发酵蛋白产品“Rhiza”。Rhiza是通过由Better Meat Co.首创的土豆发酵制成的,真菌将土豆淀粉转化成一种全天然的食品蛋白,具有与肉类极为相似的质地。根据Better Meat Co.,Rhiza蛋白含量比鸡蛋更高,比牛肉含更多的铁,是新一代可持续的替代蛋白产品。

根据合作协议,荷美尔食品公司可以提前使用Rhiza进行产品开发;然而,荷美尔不拥有对Rhiza产品的独家分销权。

和联合利华一样,荷美尔也看到了真菌蛋白作为肉类替代品的潜力。毕竟,菌类往往具备肉的质地,并富含蛋白质。但也许最重要的是,荷美尔这样的工业化规模的肉类公司,可以让真菌蛋白,包括Rhiza,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虽然我们不能保证会有真菌发酵蛋白制成的SPAM午餐肉,但也不要说它不会发生。毕竟,我们谈论的是影响力最大的午餐肉,不仅有SPAM博物馆,还有SPAM节。那么,随着传统的工厂化养殖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可以通过真菌发酵来确保SPAM午餐肉的未来呢?